何塞·卡雷拉斯: 为生活而歌用心灵歌唱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complejolostroncos.com/,何塞卢

深圳岁末演出盛事——世界三大男高音之一何塞·卡雷拉斯即将于11月12日在深圳保利剧院举行“世界告别巡演”。1946年出生的卡雷拉斯,今年已经70岁,世界三大男高音亦只有他还活跃在舞台之上。此番“世界告别巡演”,中国仅设3站,武汉、深圳、北京。11月6日下午,卡雷拉斯现身武汉琴台大剧院,出席“世界告别巡演”中国新闻发布会。尽管已年届古稀 ,卡雷拉斯依旧精神矍铄,说起话来中气十足,举手投足之间透出一股儒雅的贵族之气。他说:“我这一生何其幸运,我的职业就是我的热爱。这让我每一分每一秒都没有虚耗。”在告别巡演之后,曾患血癌的卡雷拉斯称,自己会把余生投入慈善,“希望每一位病患都能被治愈。”

上善若水。和所有的大师一样,近距离接触卡雷拉斯,立刻会被他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气质所吸引,让人如沐春风。这是一位对内在和外在都有着严格要求的艺术家。11月6日,出席新闻发布会时,尽管刚刚经历了长途旅行, 卡雷拉斯依然保持着完美的仪容。银发后梳,一丝不苟。蓝色的衬衫、休闲西装、条纹领带、陀飞轮腕表、牛仔裤还有他最钟爱的围巾。

新闻发布会配有英文翻译,因为旅途飞行时间过长,在发布会上,卡雷拉斯几次要求翻译小姐提高音量,“别害羞,大声点,我耳鸣,听不清。”他甚至一本正经地开玩笑,“我现在就是贝多芬。”他同样是一位“讲究人”,新闻发布会上,因为口渴,他拿起了手边的矿泉水,一时间却拧不开瓶盖,旁边的嘉宾正欲帮忙,却被卡雷拉斯阻止,他说:“我能行,我自己来。”不过长期习惯将水倒入杯子饮用的他,因现场并未准备杯子,他就吐吐舌头,嘟囔了一声,“抱歉,我只能直接喝了。何塞卢”举止之间,一派天真。

除了音乐,卡雷拉斯最爱的就是足球了。他是巴塞罗那队的铁杆球迷。当记者问及,这么多年过去,他是否依旧喜欢巴塞罗那队时,他立刻收起了笑容,正襟危坐,板着面孔说:“听着,这是一件严肃的事情,在人的一生之中,你能改变宗教信仰,改变居住的城市,你可以改变国籍,改变职业,甚至换掉太太,但是,永远只会是一个球队的球迷。至少我们是这样。”语罢,立刻引来现场一片欢笑。他还表示,现在科技发达了,在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,都能看到球赛,“7号凌晨还有一场球,我得起来看。”

卡雷拉斯出生在西班牙加泰隆尼亚自治区首府巴塞罗那。这里,是斗牛士的热土也是建筑大师安东尼·高蒂的故乡。卡雷拉斯7岁立志从事音乐事业,25岁开始职业生涯。如今,与卡雷拉斯同时代的歌唱家大多退出了舞台,世界三大男高音,帕瓦罗蒂已经驾鹤西去,多明戈淡出视野,只有他依旧活跃。谈到“退休”这件事,卡雷拉斯有自己的理解,“他说,每一位歌唱家都有自己的状况,有人喜欢提前结束。而我依然拥有歌唱的能力,能够在舞台上传递人类情感,我热爱音乐,并珍惜每一次的演出机会。”

不过,毕竟年事日高,这次“世界告别巡演”之后,卡雷拉斯表示,自己将把精力放在慈善事业上。曾在1987年被确诊血癌并奇迹般康复的他,成立了自己的慈善基金会,他说:“我们的目标是,每一位病患都可能被治愈。”在世界三大男高音中,性格温和、内敛的卡雷拉斯是最低调的一位。声如其人,声乐界对他的评价就是“甜润、抒情的男高音,拥有天鹅绒般的嗓音”。对于歌唱,卡雷拉斯的观点是,“唱歌应当用心去唱,一味炫耀演唱技巧便不是真正的歌者。”他说,“为生活而歌 ,用心灵歌唱。”

演唱了大半辈子,卡雷拉斯认为:“在音乐与人生中,真情和自由远胜过音量 、音高和技巧,真情是爱的表露。”他说:“在艺术之中,我们认为,无论哪种艺术形式最重要的就是传递情感,无论你是一位歌手、画家、作家还是一位建筑师, 最重要的都是传递情感。这也是我们艺术行业的优势所在。爱情之外,还有热情、激情、悲伤、仇恨。所有这些情感体验对艺术都是不可或缺的。”演绎过无数歌剧,谈到最喜欢的角色,卡雷拉斯说,“答案总是《卡门》里的唐何塞。因为这个角色在剧中是不断转折、变化的,具有丰富的内心层次,这样的丰富性是我乐于挑战的。”

日升月落,斗转星移。到了21世纪,技术的进步也影响了音乐的发展。全球范围内,年轻人更加热爱流行音乐,对于这个趋势,卡雷拉斯表示,他觉得官方、权威人士和媒体应该做点什么。“这不是音乐家的事。年轻人会接触媒体,而权威人士可以通过媒介影响年轻人。”而对于音乐,卡雷拉斯的态度其实很宽容。音乐是一条河流,每个人都能够从中汲取养分。他说:“我不仅仅是一个以音乐为职业的人,同时也是一个爱乐者,音乐给我们各种情感,听音乐的过程中,对人生有更丰富的理解。”唱了几十年,卡雷拉斯还有很多想唱却没有唱的作品,“我喜欢Tom Jones 的歌,我没录音的作品大约有180首,要说想唱却没唱的,那大约得建个黄页吧。”

有记者问,卡雷拉斯是否将威尔第的所有歌剧作品都唱全了?淘气的卡雷拉斯回答说:“我认为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位男高音完成过所有威尔第的作品。我这一生,大约唱过70部歌剧,其中威尔第的大约有27部,普契尼的约20部,都是精华作品,当然我也唱过其他人的作品。”还有记者问,在音乐生涯里,对他影响最深的人是谁?对此,卡雷拉斯表示为难,他说,他曾经和很多歌唱家、指挥、音乐家都合作过,他们都曾给予过他帮助和启发,“硬要排序的话,第一位还是卡拉扬。卡拉扬具有翻译音乐的能力,他能感知音乐最细节的部分,他能让歌唱家达到自身的最高层次。”

在新闻发布会上,还公布了此次“世界告别巡演”中国区的曲目。其中,《月亮颂》是安东·德沃夏克歌剧《水仙女》的选段,《我将远去》选自歌剧《拉瓦列》,那不勒斯的民谣《五月天》以及20世纪巴黎红磨坊的流行音乐《我需要你》,还有音乐剧《梦幻骑士》的主题曲,中国民歌《在那遥远的地方》等等。选曲可谓别出心裁,既有新鲜度又都是经典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