克利夫兰脑残操作:湖人成史上唯一一支手握状元签的总冠军队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complejolostroncos.com/,马尔蒂

克里夫兰不像纽约、洛杉矶那样是伟大的城市,但这个城市有篮球队(骑士队),有橄榄球队(布朗队),并不是穷乡僻壤。只是,这个城市的职业体育非常悲情。他们最后的冠军是1964年,布朗队登顶了NFL。

在NBA历史上,骑士只有两处闪光。首先是历史上最大的笑柄之一:20世纪80年代初,泰德·斯特皮恩先生买了骑士。他当了克里夫兰骑士三年老板,一共赢了66场球,换了6个主教练,39次人员变动,炒了克里夫兰人民热爱的解说员乔·泰特。当然,他烂他的,与人无涉。但他1981年的一次交易,引起了全联盟的公愤:他把一个首轮选秀权给了湖人,然后打出15胜。鉴于这个烂战绩,骑士抽到了状元,为湖人做了嫁衣裳:湖人意外发现,他们居然有了个状元签。于是,1982年的湖人成为史上唯一一支手握状元签的总冠军队。

锦上添花舍己为人到这个地步之后,联盟都只好服气了。为了治病救人,联盟只好规定“泰德·斯特皮恩规则”:不允许连着两年交换掉首轮选秀权。这意思很简单:孩子,为了避免你脑残,我们只好规定大家不许骗你玩了。

另一段历史,来自20世纪80年代末。且说1986年,他们在选秀大会上收获了复兴三大功臣:罗恩·哈珀、布拉德·多尔蒂和马克·普莱斯。在1986年选秀前,马克·普莱斯在佐治亚理工是个合格指挥官,然而球探们看他不起:“太慢,太小,太深思熟虑。”骑士看罢他的新秀季表现,深感绝望,1987年选秀大会用第七位摘下了凯文·约翰逊,以代替普莱斯。然后是一出命运的玩笑:普莱斯在二年级爆发,场均16分6助攻外加51%命中率,将幸福的烦恼丢给了骑士管理层。克里夫兰人哭笑不得地愣到1988年2月,终于决定:太奢侈了,养不起两个天才控卫,交易吧……送出约翰逊、科宾和马克·韦斯特外加三个选秀权,要到了凤凰城的一个选秀权、迈克·桑德斯,外加29岁的扣篮王拉里·南斯。

那是20世纪80年代末,骑士的最后一块拼图:普莱斯的远射组织,哈珀的全能表现,南斯的防守和飞翔,多尔蒂的篮下统治。骑士成了一支均衡的平民防守球队。1988-1989赛季打完赛季前两个月,骑士的防守与正处于队史巅峰的蓝领之城底特律活塞不分轩轾。1988-1989赛季,骑士四大王牌场均得分都在17至19之间,无分彼此。雷尼·威尔肯斯教练反复强调:“骑士没有明星。”用“魔术师”的线年代的球队。他们很平衡。等他们集体成长起来的话,非常可怕。”

1989年5月,骑士经历了队史上最著名的一刻。可惜的是,那也是他们队史最悲惨的一刻。这是多年来被重放无数遍的传世经典:东部决赛第一轮第五场决胜战,最后3秒,公牛99比100落后于骑士。公牛暂停完毕,乔丹冲到翼侧接过界外球,飞速运了两步,在罚球线后起跳。骑士的克雷格·埃洛起飞,从乔丹面前划过,惊讶地发觉乔丹还没有下落,球出手。乔丹事后说:“我没有看到球进没进,但我看到人群沉默了,我知道——我搞定了。”

而“魔术师”的预测对了一半:骑士的确在20世纪90年代风光一时。当罗恩·哈珀去了快船后,多尔蒂、普莱斯和南斯还是撑起了克里夫兰在东部的半边天。但仿佛被乔丹1989年那一击下了魔咒,他们再没有回到那之前人们期望的铁血阵营,也未能成为“翻版活塞”。他们是支攻防有序的常规赛球队,轮换众多,除了1990-1991赛季普莱斯重伤的赛季,年年打进季后赛,但年年止步于前两轮。

直到1992年,他们引进了“乔丹封杀者”杰拉德·威尔金斯,马尔蒂杀到东部决赛,遇到芝加哥公牛。然后,他们又被乔丹干掉了。

这就是克里夫兰的命运:20世纪80年代初,他们被史上最笨的老板造成了个笑线年代末,他们组成了一支团结的铁军,然而却成了乔丹帝王之路上的小小配角。那个飞翔的23号是世界的帝王,却是这座城市的梦魇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